馨贝佳

北京家政服务品牌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保姆称照顾小孩轻松工资高 照顾老人累工资低

保姆称照顾小孩轻松工资高 照顾老人累工资低

日期:[2014-07-26 08:03:53] 共阅[1281]次



北京朝阳区家政

春节后,来自各地的保姆已经进京寻找中意的主家,目前住家保姆最紧俏,而其中——照顾小孩的,工作轻松,待遇较高,照顾老人的,又脏又累,工资却低。

“我12月份就登记找住家保姆了,看来实在找不到,就先找个全天制的吧。”在北京朝阳区馨贝佳家政服务中心,市民付先生无奈地更改了登记信息。

与往年略有些差异,正十五还未到,来自各地的保姆已经进城开始寻找中意的东家。不过,住家保姆依旧非常紧缺,是家政市场上最最抢手的资源。

昨天,记者在家政市场看到,许多住家保姆下午来北京,晚上就能直接去雇主家上班了。而年前月嫂难求的现象,现在却得到了明显改变,月嫂已经供大与求,月嫂的薪资也随之出现了下跌。

 住家保姆:她们是年后家政服务业中最紧俏最抢走的,

昨天下午1点多,北京朝阳区家政服务中心刚开门,来自四川的邓天荣拎着大包小包走进了大厅。

“我刚刚坐车从老家过来,一下车就直接来这里了。”邓天荣今年52岁,在北京已经做了2年住家保姆,“年后住家保姆工作很好找,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就直接住进主家家里了。”

 对于年后第一份工作,邓天荣显得自信满满。她的自信还是有依据的,在花了10分钟大致浏览了一遍墙上的招工信息后,她便挑中了一户主家。不到一个小时,主家便从朝阳区大悦城赶到了朝阳区家政服务中心的大厅。但在进行了简短的交流后,双方都觉得不太合适。

“不打紧,现在不怕没人要的。”邓天荣笑了笑说。果然,不到10分钟的时间,又有一家主家打电话来了,不过这一次是直接试用了。

挂完电话,邓天荣和记者打了个招呼,背起大包小包,离开了服务大厅。记者看了看时间,从邓天荣走进大厅到找到工作,才1个多小时的时间。

“住家保姆从年前开始就非常紧缺,年后的需求量就更大了,现在我们的登记信息里,很多还是年前的债。”朝阳区家政负责人告诉记者,年后住家保姆的需求量更大了,市民住家保姆的需求电话平均每天有20多个,最多的一天有将近30个。

  朝阳区家政付责人说,从10日开始,住家保姆陆续回来了,“基本上每天来的住家保姆,当天都能解决工作。”

带小孩保姆:性价比高,主家需求大,保姆愿意做。

不过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同样是住家保姆这样一个照顾人的工作,但因为照顾的对象不同,工作待遇、工作强度、招工难度等都完全不同。

 “现在很多许多主家都在找带小孩的保姆,这些保姆待遇好不说,工作也轻松,因此很多保姆也都选择;而照顾老人的保姆,待遇就明显要低了,自然保姆也不愿选择。”朝阳区家政服务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

 据朝阳区家政的数据库中显示,年后住家保姆的需求信息中,纯家务的只占一成,照顾老人的占4成,照顾小孩的则占到5成。

今年49岁的陈女士来自安徽,昨天也是一下车就直奔朝阳区家政服务中心。“照顾老人的暂时不考虑,先看看有没有人招照顾小孩的住家保姆。”陈女士在安徽已经做了5年住家保姆,照顾老人的、照顾孩子的和纯做家务的都做过,现在她求职第一选择就是照顾小孩的那一类。

 陈女士表示,纯做家务很辛苦,照顾老人的又脏又累,工资还很低。但是照顾孩子的那种却不一样,工作轻松,主家对你也好,给的待遇也比其他的高出不少。“同是住家保姆,照顾老人的平均工作只有2500元左右,但照顾小孩的却能有3500元起,小孩年纪越小待遇越好,有的照顾几个月大的小孩工资能有四五千。当然,年纪轻面相好的就更吃香了。”

 照顾老人保姆:工资低活太累,保姆不太愿意接

 除了家里有小孩来找保姆的主家,还有许多有老人要照顾的主家,来找保姆。不过,有些保姆一听主家介绍的情况,就都表示,“再考虑一下”。

 丰台区一位姓刘的主家告诉记者,他要找的保姆,主要是照顾老人,每天就烧三顿饭,每天推老人出去走走,其他事情马马虎虎能过得去就行。

  虽说刘先生的要求不太高,但几位保姆听后,都不愿意接。用保姆陆女士的话说,“别看平时活不多,但老人洗澡、上厕所全都要我陪着帮忙,照顾老人的活太累,体力上吃不消。再说了,待遇也不高。”

  旁边一个来找工作的阿姨也随声附和,“许多需要保姆照顾的老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疾病,一般年纪轻点的保姆,都有点受不了。”

  照顾老人工资不高,而且涨不上去,也是保姆这行公认的,“照顾生活稍能自理的老人,一个月工资可能3000元都不到。”

  白班保姆:找第二份工的多,真正看对眼的很少

  “每天需求信息大概最多7、8条吧,每天来这里看信息的也不少,就是看对眼的不多。”朝阳区家政服务中心窗口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相比住家保姆,白班保姆的需求量就要少了不少,但来求职的白班保姆却比较多。

  记者看到,围在大厅招聘广告前的,大多数都是来应聘白班保姆的。

  “现在我只找了半天的工,下午就过来看看,有没有近一点的时间也比较合适的工作。”家住双桥附近的盛女士前几天刚刚在水岸双桥找了一户人家做上午的半天保姆,几天做下双方都比较满意,昨天过来,她是想把下午的时间也给自己安排上。“上午的工作做到12点多,下午的工作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路要怎么走、来不来得及回家烧饭、上午做完体力活下午还做不做的动等等,这些都要考虑,所以找起来有点困难。”

  盛女士告诉记者,她已经连续来了两天了,但一直没有找到特别合适的。

  记者了解到,围在招工信息前的这些求职者,很多都是在求第二份工,他们求职考虑的因素要比找第一份工作时多了许多,路线、工作量、薪资、时间等都是她们考虑的事情,所以大多数人还是以观望的居多,真正看对眼的非常少。

  月嫂:年后市场出现供过于求,待遇开始下降了

和年前“一嫂难求”的供不应求场面相比,年后的月嫂市场却陷入了供过于求的囧境。

我市一家月嫂中心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中心现在已经回来上岗的月嫂有70多人,但却有超过20人闲置着,接近他们中心月嫂数量的三分之一了。“现在还没有到正月半,市场上还有很多月嫂没有回来,等过几天月嫂大规模回来的时候,闲置的比例会更高。”

  而供过于求的市场局面则直接表现在了价格上。

  朝阳区月嫂中心的负责人晓晓告诉记者,往年月嫂过年后的价格通常都会上涨10左右,但今年不但没有涨价,甚至还出现了一些低价订单。“过年前市场上月嫂的价格涨到了12800元以上,但年后马上掉了下来,现在市场大多数单子的价格在88000元左右,比去年的平均价格还低了500元,甚至还有企业做了个5000元的低价单。”

  钟点工:年后没人招,也没人去找

 年前和住家保姆一样需求旺盛的清洁钟点工,过完年却彻底没有了声音。

“现在没有什么人来招(清洁)钟点工了,难得一天有一条招聘的信息。”记者翻查了一下登记信息,2月份钟点工的需求信息一共只有4条。朝阳区家政负责人告诉记者,年后是清洁钟点工的工作已经恢复常态,清洁的价格已经从年前的每小时40、50元恢复到正常的25元每小时。